您好,欢迎来到深圳市智慧城市产业协会
深圳市智慧城市产业协会
最新公告:
新算力驱动的数智新时代正加速到来孙丹:智能物联时代如何引领数据存储市场发展“双碳”背景下智慧城市生态的建设与发展新型智慧城市建设新思路智慧城市建设加速,年底市场规模达25万亿
当前位置:深圳市智慧城市产业协会 » 行业要闻 » 新时期数字城市与数字政府建设高度协同

热门文章

最新发布

行业要闻

新时期数字城市与数字政府建设高度协同

时间:2022-09-27 09:53 浏览:313 来源:王晓宁
摘要:数字政府为数字城市建设提出具体要求,数字城市是实现数字政府最终目标的表现形式。新时期数字城市建设是在“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历史方位下,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坚持把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数字政府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以数字技术广泛应用和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支撑,以制度创新为保障,强化数据治理和信息安全,通过数字政府建设引领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生态发展,从而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过程。

  数字城市建设是政府在推进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城市借助ICT技术,对城市治理、政务服务、民生发展、经济发展等进行的全方位的数字化升级的过程。新时期数字城市建设与数字政府建设高度统一。数字政府为数字城市建设提出具体要求,数字城市是实现数字政府最终目标的表现形式。新时期数字城市建设是在“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历史方位下,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坚持把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数字政府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以数字技术广泛应用和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支撑,以制度创新为保障,强化数据治理和信息安全,通过数字政府建设引领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生态发展,从而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过程。


  数字化建设百花齐放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准确把握全球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趋势和特点,对我国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作出了重要战略部署,全国各地数字化建设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从统筹部门和建设重点的不同,可以将数字城市建设大致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局部效率提升的试点示范阶段。2008年继IBM提出“智慧地球”后,我国开始了智慧城市领域的探索。初始阶段,我国智慧城市建设主要以各部门、各地方独立建设为主,电子政务先行,以行业应用数字化、网络化为驱动,重点引入无线通信、光纤宽带、GIS、遥感等技术,实现单个系统信息化,整体建设相对分散与无序。随着RFID、LTE网络、云计算等概念的引入,ICT设备商、集成商等开始广泛布局,国家部委也启动试点建设,信息技术在城市建设中全面应用,城市数字化进程加快,我国智慧城市进入以新兴技术为驱动的新阶段。


  促进信息共享的国家战略推进阶段。2015 年底,中央网信办、国家互联网信息办正式提出了“新型智慧城市”概念,并推动深圳、福州和嘉兴三地进行试点,开启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篇章。国家层面高度重视数字城市建设,不断完善跨部门协调工作机制,统筹国家政策与标准体系,以评价工作为抓手,积极引导地方建设工作,推动社会资本参与智慧城市运营,持续推进信息资源整合共享。国内互联网企业、运营商、软件商、集成商等则着力构建生态,推动NB-IoT、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集成,打造系统纵横联动、横向协同的城市大脑,我国智慧城市建设进入以数据为驱动的新型智慧城市建设阶段。


  数字引领,创新驱动的全面数字化阶段。随着新基建的持续推进,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颁布实施,城市数字化建设进入全面深化新阶段。数字城市建设各条线系统数据从被动共享转向主动共享,更加强调系统的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联动,加强新技术应用和数据赋能作用,更加强调跨域、跨部门数据的流动以及业务部门之间的协同。


  从全国来看,2021年中国的城市数字化水平在区域地理空间总体仍然呈现东高西低态势。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城市在经济发展水平、科技创新等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数字城市呈现基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三大城市群的集中分布态势。赛迪顾问2021年12月发布的《2021中国城市数字化转型白皮书》显示,山东、江苏、广东、浙江四省数字百强市占比44.0%,四省百强城市数量占全国数字百强城市数量近一半的比重。


  2021年,数字城市指标评估体系做了调整,增加低碳数字化和公共安全数字化评估指标,将城市数字化能力分为信息基础、城市治理、社会服务、产业经济、创新保障和低碳发展六大方面。其中,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是城市数字化建设的基础,在智慧城市、新基建等建设推动下,取得快速发展。2021年,多地加大了数字疫情防控,借助数字化手段提高城市治理水平;在社会服务方面,数字医疗、数字交通、数字教育建设稳步推进。低碳发展方面,数字低碳处于探索阶段。


  数字城市建设面临的问题


  数字城市复杂性与主体多元性并存,建设运营统筹难度大。城市是复杂的有机生命体,数字城市建设面临的是一个根据环境不断进化的社会综合体。这个综合体中,多元化的主体因发展需求和社会分工不同构成了相互交织且变化多端的城市供需网络体。数字城市建设是对城市复杂场景从单一复刻再到演进优化的过程,而任何一个场景的精确数字化复刻,都会涉及城市供需网络体的多个节点,最终达到好多个主体立体化交互中的动态平衡。这个过程中,需要借助感知技术、传输技术、平台技术和数字应用的完美融合,才能满足城市有机生命体的多层次需求。技术形态的差异、需求主体的多元性和多变性等都给数字城市建设带来挑战。


  数字城市体系建设与数字技术应用步伐不协调,数字鸿沟难以短期弥合。当前,我国数字技术快速发展,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逐步成熟,部分技术水平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并在城市部分场景应用,而场景应用效果与操作方数字化意识形态、数字化基础设施水平、数字化体制机制建设、数字素养息息相关。而受限于城市经济基础,特别是数字经济发展基础的差别,以及城市人群结构的不同,城市间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水平,意识形态各异,而城市的数字化体制机制建设更是处于摸石头过河阶段,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数字城市推进步伐。


  数字城市长期持续投入与短期价值不显著相矛盾,群众获得感不强。数字城市建设是一项与物理城市建设发展紧密结合、共生共长的体系。需要城市进行长期、持续的数字化投入。特别是在数字城市建设前期,信息基础设施、平台能力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在体系化、成熟化应用之前,群众很难有很强的获得感。此外,资金来源也是影响数字城市建设的主要因素之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诸多地方政府采取缩减预算、降低项目金额、拉长项目周期等措施以减轻财政压力,给数字城市建设带来更大压力。


  我国数字城市建设逻辑和建设要点


  面对数字城市建设挑战,我国城市各个主体需要深刻认识数字城市和物理城市的底层逻辑,构建数字生态,共同推进数字城市建设。


  第一,梳理物理城市和数字城市关系,把握数字城市建设给传统城市经济发展带来新空间。


  深入理解物理城市和数字城市的场景衍生、融合共创和价值再造关系。从城市的起源看,城市是人类在特定空间范围内进行系列活动的集合,空间上承载着系列基础设施和多态化的商业运行。随着人类社会技术发展,产业形态的演变,城市的形态、规模和城市内活动范畴不断发展变化。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信息技术在城市中的广泛应用,数字城市建设应运而生。在数字技术应用前期,数字城市的建设重点为解决城市部分问题、提高城市运转效率而出现,电子政务、电子商务快速发展,数字城市是科技在城市部分管理服务场景中的延伸;而随着互联网等技术的广泛应用和城市管理方式的转变,数字化技术与城市深度融合,数字政务、智慧交通、智慧医疗等大量场景层出不穷,数字化已经成为城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不断革新城市的运行形态,一网统管、一网通办等提升城市管理服务效能,并出现了无人经济、共享经济等新的经济形态;远程办公、在线诊疗、互联网医院等创新业务模式。


  因此,城市管理者需要认识到数字城市发展是以物理城市为基底,是科技革命浪潮下的必然产物。数字城市是物理城市场景的衍生品,与物理城市融合共创,并最终实现价值再造的过程。


  深刻认识新基建在未来数字城市发展中的基底和推动力作用。新基建是指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数据要素为核心,以信息网络为基础,为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化转型、智能化升级、融合化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新基建将重构城市传统基础设施建设逻辑。一方面,以5G、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形成的“城市数字底座”,是未来城市基础设施、产业发展必备要素;另一方面,新基建与传统设施、产业的融合,可以推动市场主体加快向产业链、价值链上游延伸,推动城市、产业转型升级。


  地方政府在推进新基建过程中,需要深入分析当地城市特点、产业结构,分析当地城市经济社会发展中新基建现实和未来需求,将新基建规划建设与数字城市建设、产业发展紧密结合起来。


  数字城市建设给城市经济发展带来新机遇,为城市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蓄力。数字城市建设中,涉及顶层规划设计、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城市数字化平台建设、数字场景建设、城市信息安全、城市数据标准规范等多个链条。以智慧城市建设为例,2021年,随着“数字中国”战略的深入实施以及市域社会治理精细化、基层治理现代化等的加快推进,各地政府抓紧制定城市数字化、智慧化转型时间表和路线图,智慧城市解决方案提供商积极开发新产品、创新数字技术、打造融合集成平台,主动投资智慧城市相关项目建设,智慧城市产业蓬勃发展。2021年,中国智慧城市产业规模达到3696.1亿元,增速达到24.7%。预计到2024年,我国智慧城市产业规模将超过7000亿元。


  数字城市庞大的市场投入将给城市发展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一方面,数字城市建设将直接拉动城市数字化基础设施、平台和应用建设,带动相关数字化产业及上下游产业发展;另一方面,数字城市建设具有极大的乘数效应,5G、人工智能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应用,将极大推动城市经济社会转型升级步伐,为城市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提供可能。


  第二,构建数字生态,推动数字城市建设与城市高质量协同发展。


  数字城市管理者需调动城市各个主体能动性形成“数字”合力,破解运营难题。新时期数字城市建设是城市立足于人的需求,进行全面数字化转型新阶段。一个城市数字化建设内容涵盖城市信息基础设施、数据共享水平、城市数字治理、社会服务、产业经济、低碳发展等六大方面,涉及数字城市管理方、建设方、运营方和创新方等多个主体。而建设方中,又因城市场景、落地技术形态、功能目标等差异,涉及不同类型科技企业。数字城市管理者在推进数字城市建设中,可通过政企合作、管运分离等方式提高专业化运作能力;通过总包的方式提高科技项目整合、集成水平,降低统筹门槛;也通过生态化建设,形成阶段化产业合力。


  新时期数字城市建设更强调科技引领和科技赋能。数字城市建设中,科技企业需要在深入分析数字城市建设的系统性、有机性和复杂性的前提下,推进数字城市模块建设。一是把握技术融合趋势。新时期数字城市建设是多种数字技术融合的复杂系统。单个技术形态难以满足城市多元化的数字需求。企业需要立足自身优势,取长补短,构建起适合自身特色的数字化生态,为数字城市建设赋能;二是倡导价值取向。新时期数字城市建设更强调数字赋能价值,科技企业需要摆脱传统信息化投入思维,立足不同城市深层次发展需求,结合城市特点和定位,为城市提供个性化、价值驱动的解决方案,通过打造数字标杆城市、数字典型应用场景,为城市高质量发展提供源动力。


  传统单位以数字化转型为契机投身数字城市建设运营,助力城市弥合数字鸿沟。在前几十年我国城市演进过程中,城投公司、园区管理单位、传统企业等主体在城市“进化”中承担着重要角色,是城市建设发展的核心力量。在未来城市建设中,数字化是城市各个场景的主旋律,数据是城市发展核心驱动力。传统企业需要转变投资和建设思路,将数字化思想融入传统业务,通过智慧城市、智慧园区、智慧物业、智慧建筑、智慧水务等建设,升级传统业务,参与数字城市建设运营。


深圳市智慧城市产业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6
电话:+86-0755-88309115 传真:+86-0755-88309166 邮箱:gabjb001@163.com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6025号英龙大厦4楼
备案号:粤ICP备16040645号-1